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Perfect-World

以無法為有法,以無限為有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宗次郎】 - 《故乡的原风景》  

2013-10-25 00:55:26|  分类: 精美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 无意中点开了日本第一陶笛大师及作曲家宗次郎演奏的《故乡的原风景》。不曾预料,一曲未央,空灵、娓婉、清新的笛音就轻易摧毁了我长期以来拒绝接受日本文化的坚固堤坝。似乎有无数双嫩滑的手,一遍遍、一遍遍轻柔地拂过故乡曾经的阳光、天空、树木、流水、花朵和土地。那些在岁月的风烟里日益坚硬、粗糙的块垒,渐渐地分化、酥松,直至坍塌。心灵像浸泡在牛乳般的月光里,难以言说的平静、柔软和温情脉脉。
   至此明白,真正好的音乐是没有国界的。宗次郎先生就这样,携带着他的一管陶笛,还有一头黑发一双黑眼睛,从遥远的岛国,跨越人和物隔阻的万千山水,进驻我的心房。
   1975年,21岁的宗次郎在枥木县一个很小的山村里第一次听到陶笛的美妙音色,被深深地吸引。从此,他开始追逐自己的陶笛之梦。森林尽头一间破旧的小烧碳屋,屋顶悬挂着一只昏暗的灯泡,仅仅两个榻榻米大的空间,这就是宗次郎音色的原点。在故乡宁静的原野上,宗次郎每天都浸泡在陶笛的制作和吹奏之中。他制作的笛子里蕴藏着很多只有他自己才能理解的元素,也唯有宗次郎才能将她们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。那是土地的回响,“耕耘着空气”,不需要任何语言的诠释。
   能制作并演奏出如此纯净音乐之声的灵魂必定是干净到彻彻底底的。在滚滚红尘中,宗次郎独善其身,心无尘烟,如入佛门圣地。唯一让他心心念念不能忘怀的,是岁月源头故乡的原风景。他用故乡的泥土研究烧制出奇异的陶笛,又一次次涉足故乡的森林山川,采撷经风雨涤荡、林谷筛选和霜雪净化的大自然最原始的音符。之后通过陶笛鸣奏出意境悠远、撼动心魄的灵魂清音。1993年他出版了三部曲专辑——《木道》、《风人》、《水心》,声名大噪,《故乡的原风景》是其中最具影响力的代表作。而对于大多数中国听众来说,认识宗次郎则是因为香港TVB1995版《神雕侠侣》中采用了他的《故乡的原风景》作为背景音乐之一,质朴、怀旧、唯美的音乐使宗次郎逐渐走入了中国人的视野。
   感谢宗次郎赐我于如此纯美的音乐盛宴——没有多余的嘉宾,只有我、宗次郎、陶笛,还有不需要任何高科技舞美作背景的自然台榭——那是一直安静地停泊在时光深处的心灵的故乡,不管我们是时常惦念,还是早已遗忘。
   在这场盛宴里,我心甘情愿地柔弱成一丝微风,匍匐在大师的唇边,随着他双唇的轻启翩翩游动在十二个笛孔之间,从第一个笛孔到第二个笛孔,再到第三个笛孔,然后同时融入第四个笛孔。起伏循环的孔音里,有陶土出窑时逐渐冷却的声音,有晨光在空气中跳舞的声音,有天空和流云私语的声音,有群山由枯转绿的声音,有鸟鸣婉转成流水的声音,有河流荡漾起波纹的声音,有露珠滑落碧草的声音,有鱼翔浅底游戏水藻的声音,有豆蔻饱满成花骨朵的声音,有土地苏醒睁开眼睛的声音……这混合了各种声音的气场,没有方位,没有疆域,更不存在国界。一如太阳与月亮,它们昼夜交替地鸟瞰地球,以慈性的光辉抚慰着生活在地球上的生灵。其间万宗的情与爱,无需明朗的文字,音乐就可以直接抵达。
   闭上眼,在《故乡的原风景》里漫游,似在梦里,又在梦外。泉水是年轻的心中跳跃的梦想,正向山谷幽深处潺潺蜿蜒。画眉从绿林深处飞来,翅翼扇动出绿色的阳光。俊俏的小羚羊在撒欢中忽然驻足回望,再奔跑回母亲的身边。跃动的马蹄像我们年幼时脖颈上悬挂的银铃,叮叮当当。睁开眼,从山谷那边偷偷跑过来的风,打开了装有微笑的风囊,在她途经的地方,各色花儿粲然绽放,迷迭香、风信子、木芙蓉、三色堇、紫云英,还有粉粉的野蔷薇。无边无际的原野像一块缤纷、芳香的漂染,美丽到,望着望着,心会甜蜜得不知所措,以致,微微地,疼痛。
   啊,故乡!啊,原风景!那些随岁月而逝的记忆的片断,那渐渐隐退为生命背景的遥远的故乡,都在此刻化成悠扬缠绵的笛声,在如许的声线里,在心灵的胶片上,一一还原成最初的模样。
   年轻的时候,我们都以为,美丽的风景在遥远的他乡。一步一步远离故土,沿途的风物,流光溢彩,变幻不定。有关故乡的原风景,逐渐被尘事模糊,淡薄到、淡薄到失去了鲜活的颜色。只有当身心俱疲、孤独无依的时刻,那些风景、那些人物、那些故事,才会在心海里葳蕤成青葱的植物,蓬勃地疯长出枝蔓,在心灵深处摇曳。那些沾染人情的一鳞半爪,那些倾注情感的只言片语,甚至一茎青草,一片枯叶,一朵浮云,一汪泉眼,一个侧影,一双美目,一个不经意的转身,都散发着故乡泥土的芳香,慰藉着浮萍样漂泊的灵魂。
   不管我们背道而驰多久、多远,也不管我们是深藏还是丢弃,故乡,就像我们年迈的父母,一直坚守在那所老房子,等待流浪的孩子,回家。
   《故乡的原风景》,会不断地提醒我们,在行走的过程中,不要丢失了生命的原乡。当我们老到忘记了停靠的所有驿站,忘记了经历过的所有人事沧海,甚至,忘记了来时路,和自己的姓与名。但是,只要听到这蕴含泥土气息的声声陶笛,我们一颗长满了皱褶和伤痕的心,会渐渐舒展、康复,并可以在故乡的原风景里得到最妥贴的安放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