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Perfect-World

以無法為有法,以無限為有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金庸小说——情爱世界  

2013-06-30 18:03:11|  分类: 情感世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杨过与小龙女断肠崖下证忠贞

杨过与小龙女的爱情,让程英、陆无双、公孙绿萼、郭芙和小郭襄等许多花季少女黯然神伤,也让无数的男女读者神驰心动。 
  与郭靖、黄蓉不同,他们并非一见钟情,而是在漫长的共同生活过程中不知不觉地播下情种,直到很久之后,杨过才有了情感的觉悟。一旦知觉,就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 
  与郭靖、黄蓉的另一点不同,是这两个人的身世和遭遇更加孤苦。这不仅是指杨过断臂,小龙女失贞,更包括性格和命运导致他们一次又一次离别。只不过,除了死亡,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力量能够阻止他们的相爱和重聚。 
  我们看到,小龙女对杨过的「逃离」,无不是爱情的别种表达方式。第一次是因为她向他示爱,而杨过却还不懂也不敢表达自己的情感;第二次是为了保护杨过的名声,因为据说他们之间的师徒恋爱有违礼教大防;第三次是发现自己失贞的真相,以为自己再也配不上对方;第四次则是以牺牲自己的方式劝谏杨过珍惜并拯救自己的生命。 
  而杨过,自从发现自己对小龙女的情感真相,自从懂得小龙女对自己的真情厚意,就用自己大半生的时间对小龙女展开不断的追寻。在一次又一次的追寻过程中,他让我们看到,世界上的任何一种力量,包括礼教大防、情花之毒、失贞事实、多情美女和茫茫生死,都不能阻止他对小龙女的一往情深。 
  小龙女让他等待16年,他会无条件地信任,实实在在地等待16年。小龙女没有如约出现,他就像当年小龙女一样纵身跳下百丈悬崖。只有这样,才能充分表达他对她的深刻情感。也只有这样,他才配得上小龙女的忠贞情感,才配得上16年后重新聚首的大团圆结局。

 

郭靖与黄蓉理想情爱的典范

在金庸小说中,要数郭靖和黄蓉的爱情结局最为完美。有人甚至将他们的相爱,称为爱情的「正格」(倪匡语),可见这一对堪称理想爱情的典范。 
  有趣的是,在读者之中,喜欢黄蓉的人很多,但喜欢或愿意将郭靖当做梦中情人的则相对较少。这表明,很多读者并没有真正懂得黄蓉:否则,为何不像黄蓉那样对郭靖一见钟情且终身不渝呢? 
  爱情基于相互吸引,难以作理智分析。若要硬说,郭靖爱上黄蓉,一点也不稀奇,因为黄蓉美貌、聪明伶俐而又温柔多情。而黄蓉如何会看上郭靖,恐怕会令有些人无论如何也想不通。很显然,郭靖实在不符合郎才女貌的这一通常的恋爱标准,既不帅,才气灵性更是不足道,在常人看来,他显然会被归于笨拙一类。 
  但在黄蓉的眼里,郭靖却是浑金璞玉,人间罕见的瑰宝。第一,他淳朴厚道,仁爱义气,又像水晶一样透明;第二,他胸怀宽广,如同大草原那样能包罗万物;第三,他性格坚韧,固执却又能择善而从,具有男子汉大丈夫的应有气度。当然,还有更重要的一点,是郭靖这位老兄天性随和,小事无主见,可塑性大,容易领导。 
  所以,郭靖与黄蓉的恋爱历程,基本上是黄蓉对郭靖进行文化塑造的过程。领他游历古国山川,教他文化经典语录,带他领略琴棋书画,甚至设计帮他寻找和选择武学名师洪七公,自从认识郭靖以后,黄蓉所作所为,几乎一切都在为郭靖着想。男人征服世界,女人征服男人,其中自然包含了爱情的真谛。 
  郭、黄的爱情也经历了严峻的考验。其中不仅有杨铁心、丘处机等人一厢情愿地为穆念慈许婚,排斥黄蓉,而黄药师则排斥郭靖;还有郭靖曾一度表示要与华筝结婚,一度误会黄药师杀害了自己的五位师傅而拒绝黄蓉,又一度为了挽救撒麻尔罕城的百姓生命而没有向成吉思汗辞婚……好在这些都是道德的选择,而不是情感的背叛。所以,他们最后还是走到了一起,永不分离。

 

郭芙情关究竟是几重

在金庸小说中,郭芙的爱情故事及其爱情心理最为复杂多变,也最具人文深度;最为独特,也最具典型性。 
  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,郭芙从小就在武敦儒和武修文两兄弟的爱慕和呵护之中,以至于她陷入了重重矛盾,不知道究竟应该选择敦厚持重的大武,还是应该选择机灵活跃的小武。这样的情况很常见,近水楼台先得月,青春的爱情总是从近距离开始,而世无完人,金无足赤,总是这个人有这个人的长处,那个人有那个人的可爱,要从中做出明确的选择,向来都是难题。 
  同样常见的是,武氏兄弟先是为郭芙拼命,后又双双离开了郭芙,使得郭芙的难题迎刃而解。遇到耶律齐之后,郭芙觉得自己找到了终身归宿,毫不犹豫地嫁给了他。这也有两点值得总结。 
  第一,青春的爱情,有时候就像雾一样,容易随风而散,当时心思重重欲死欲活,时过境迁后竟了无痕迹。 
  第二,郭芙爱上了耶律齐,固然因为性格的吸引,其中恐不无恋父情结的无形作用,耶律齐的个性特点,与郭靖实在有很大的相似之处。 
  真正惊人的是,多年以后,在千军万马的战场上,人到中年的郭芙才突然领悟到,自己一生真正的挚爱,固然并非武氏兄弟,却也不是自己的丈夫耶律齐,而是那个自己一贯讨厌,甚至「痛恨」了大半辈子的杨过! 
  小说中的这一情节,不仅令人震惊,也发人深省。经历了多次爱情风波和情感折磨的郭芙,对爱情居然一直蒙昧。自然,人们会想到,性格决定命运,郭芙缺少灵性,又浮躁且任性,当然只能有这样难堪的结果。因为她不明白,有时候,讨厌和痛恨,其实正是爱恋的另一面;而自己的浮躁和烦恶,有一部分原因正是因为内心深处的渴望得不到真正的满足,甚至始终不被自己所了解。 
  或许,不能说郭芙一生只爱杨过一人。她对武氏兄弟,对耶律齐的情感,显然也有真实的爱慕之情。只不过,爱情有不同的层面,深浅程度不同。

 

李莫愁女权红花无缘开

李莫愁满身情花之刺,自蹈火海,凄凉地唱着「问世间情为何物」的歌曲死去,这一情形是小说《神雕侠侣》中最震撼人的一幕。 
  李莫愁一生追求爱情,但却终生都不明白情为何物。一生都在想念陆展元,但却至死也不明白,陆展元为何离开她,而爱上了何沅君。 
  为什么会是这样?小说中语焉不详,留下了大量的空白,需要读者用自己的理解和想象去填充。 
  在李莫愁和陆展元的交往过程中,有一条重要的线索,那就是她曾送给对方一条绣花手帕,上面有绿叶和红花。浙江方言之中,绿、陆同音,也许,李莫愁要陆展元当绿叶,而她自己却要当红花。或许,这就是陆展元离开李莫愁而爱上何沅君的根本原因:男人自古是红花,如何甘心当绿叶?
  说白了,就是大男子主义的传统观念,加上小男人的个人心态,使得陆展元无法容忍一个自己要当红花而要男人当绿叶的女性。李莫愁的美貌、聪慧、武功高强,按理说应该会人见人爱。然而事实却是,陆展元之类的男人对这样的女强人,往往会因为自惭形秽,所以敬而远之。 
  若说李莫愁有缺陷,那就是她不懂得自己所处的社会,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盛行的男权社会。因而,也就不懂得,自己的优点和强势若不加掩饰,反而会让自己所爱的男人望风而逃。 
  陆展元的逃离,对李莫愁是一次严重的伤害,甚至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。她之变成赤练仙子、杀人魔女,真正的原因,是她用自己的自尊和自傲吓走了陆展元,不得不用过度的自尊和自傲维护自己的内心平衡,以至于对其他男子丝毫不假辞色,甚至动辄杀人。至死也没有懂得,是她不合时宜的自大自傲毁灭了她的爱情,从而毁灭了她的人生。

 

小男人的大秘密

在金庸的小说中,李莫愁的遭遇并非绝无仅有的现象。
  我们看到,李莫愁的师祖林朝英之所以一生孤寂地终老于活死人墓中,其原因也正是她与爱侣王重阳之间不断的武功竞争,使得王重阳望而却步,一对有情人终于咫尺天涯。李莫愁虽然叛出师门,但却复制了师祖的悲剧。 
  无独有偶,小说《侠客行》中的梅芳姑,也遭受到李莫愁同样的悲剧命运。石清离开了拥有一等美貌、诗才、武功、女红的梅芳姑,而选择了样样都不如她的闵柔。其中原因正是,梅芳姑不仅比闵柔强,而且也比石清强! 
  《书剑恩仇录》中的陈家洛之所以丢开霍青桐而爱上了喀丝丽(即香香公主),真正的原因也许不仅仅是因为喀丝丽更加美丽,而是因为她更加天真无知,相比之下,霍青桐太过智慧,也太有主见,这就让陈家洛无法消受。 
  在现实生活中,直到今天,这样的现象仍然屡见不鲜。拥有各种优势的强女子,在情场上的遭遇往往让人扼腕叹息,感慨唏嘘。悲剧的根源当然不是这些女子本身,即不在于李莫愁、林朝英、梅芳姑、霍青桐等人的强势,而在于陆展元、王重阳、石清和陈家洛们的高傲,和高傲背后的自卑。 
  陆展元逃避李莫愁的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是不甘心做情侣的绿叶。王重阳、石清、陈家洛等人也是这样,无法容忍甚至无法面对强势的情侣,若无法比而胜之,那就只能望而却步,甚至掉头开溜。 
  说陆展元等人都是小男人,或许也是不公平的。他们其实都只是些普通的男人。问题是,他们所处的是男权社会,大男子主义被视作理所当然。大多数男人都自觉或不自觉地以大男子主义的标准衡量或要求自己,难免相形见绌,只能留下内心的隐私和痛苦,无法告人。 
  如此看来,大男子主义不仅残害女性,也会让男人受伤。

 

武三通情窦初开无路通

谁也不会想到,一灯大师的弟子、堂堂大理将军武三通,居然会爱上自己的养女。更想不到,他因为情感积郁和道德煎熬,而成为一个疯疯癫癫的怪汉。见到他戴着婴儿围嘴出现在陆家庄附近的时候,大多数读者都会目瞪口呆。 
  然而听到他的妻子武三娘讲述他的故事,我们又都不能不感慨唏嘘。他因爱情而发疯,一方面是情感的冲击,一方面则是伦理的压抑,精神上无路可走,甚至不能说与他人听,自然非发疯不可。 
  武三通在乱伦的恐惧和压迫中走向疯狂,但却并非彻头彻尾的疯子,有时候他会清醒。清醒的时候与正常人没有两样,不失侠义胸怀、爱子真心、报恩念想。只是在想到何沅君的时候,才会情不自禁,痴心成狂。 
  要说问题的关键,其实并非仅仅因为他爱上养女这一事实,而在于他缺乏应有的情感教育,因而心灵晚熟,情窦迟开。虽然结婚成家,甚至生了儿子,但这种奉命的婚姻,只是传宗接代的需要,并无两情相悦的爱恋。 
  在这一意义上说,真正不道德的,是他的婚姻,而不是他对年轻温柔的何沅君情不自禁地产生爱慕之情。只不过,在他的生活环境中,在他的文化传统中,没有、也不可能有人告诉他这一点。 
  武三通是一个质朴愚钝之人,生来缺少生命智慧和灵性,在男女情爱方面,显然非常迟钝,乃至相当蒙昧。没有人为他启蒙,便只好听天由命,在黑暗的人生道路上独自摸索。等到身不由己地爱上了一个本不该爱上的人,他的不幸命运就已经注定,再也难以改变。 
  古代世界中,这样的人不在少数。也就是说,武三通的婚姻和爱情故事,实际上有着相当大的典型性。

 

老顽童百岁才知情滋味

武三通是一个情感晚熟的男人,老顽童更是如此。 
  武三通只不过是很晚才产生并懂得情爱,而老顽童则一生都在逃避,只要听到有关瑛姑的消息,就会闻风而逃。直到百岁之后,在杨过的劝说敦促之下,他才鼓起勇气面对年轻时的情侣,完成自己与瑛姑之间的百年好合。 
  老顽童之为老顽童,正在于身体已老,心智如童,始终不能或不愿长大成人。老顽童并非真正的顽童,因为他早早就具有了成人的身体,也有成人的欲望本能,所以会在大理皇宫之中与瑛姑有那一段露水姻缘。 
  这一次,老顽童本有机会长大成人,假若他从此与瑛姑生活在一起,接受瑛姑的情感熏陶和人生教导,或许老顽童成为合格的情侣,而不再是老顽童了。问题是,瑛姑是大理皇帝的妃子,老顽童的顽皮受到师兄王重阳道德指责和判罚,使得老顽童再也不敢继续「鸳鸯织就欲双飞」,哪怕明知对方「可怜未老头先白」,再也不敢面对,甚至不敢去想。 
  从此,老顽童以一个情场上的老逃兵的形象出现在我们的面前,成为人间情场上的一道独特风景。与武三通一样,老顽童是在不恰当的时间场合爱上了不恰当的人。同样受到伦理道德的压抑,同样无法真正忘怀超脱。不同的是,武三通疯了,而老顽童则从此不敢长大。 
  也许,老顽童始终没有弄清楚,与瑛姑两情相悦和肌肤相亲到底错在何处,以至于他从此将男女情感和欲望都看作是不堪设想的大错,甚至罪恶。也许,他对瑛姑,只有一种本能的生物欲望,而没有男人爱上了女人的那一份身心合一的刻骨深情。也许,他对瑛姑是有欲望,也有感情,只是不敢承担男人爱上女人的那一份长大成人的责任重负。 
  无论怎样,老顽童的形象、心理和他的爱情故事,都不仅仅是一段传奇,同时实际上也是一种具有典型意义的人文现象。

 

公孙止与裘千尺绝情谷里绝情人

绝情谷主公孙止和他的原配夫人裘千尺,从一对爱侣变为怨偶,进而如同寇仇,不共戴天,让人触目惊心。 
  与陆展元、石清等人相比,公孙止是一个更加典型的大丈夫衣冠之下的小男人。表面上道貌岸然,骨子里狗肚鸡肠。得益于妻子的武功,却无法忍受妻子的强势,只好偷鸡摸狗,在千依百顺的柔儿那里获取精神满足。妻子发现他偷情的秘密,他居然残酷地将无辜的柔儿杀死,以表明自己的清白和忠诚。 
  另一方面,裘千尺的傲慢自大,比李莫愁、梅芳姑等人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她的自傲资本,不仅包括自己的武艺,还包括兄长的权势和威名。自以为有恩于丈夫,习惯于颐指气使,将丈夫当成了弟子,甚至奴婢。自始至终,她都觉得公孙止给自己的哥哥裘千仞提鞋也不配。不难想象,当她发现丈夫公孙止居然敢另有私情,她会怎样怨恨和暴怒。
  夫妻的生活变成了积怨的过程,随着裂隙的加深,仇怨也在不断加剧和扩张,直到无法调和,必欲将对方置于死地而后快。 
  也许有人由此印证了一个流行的说法,即婚姻是恋爱的坟墓。 
  更合理的解释应当是,这两个人原本就缺少真诚的相互爱情,他们的结合,只不过是一次惯常的无爱的婚姻,甚至不过是两人间的相互利用。 
  再进一层,这两个人不仅原本就缺少爱情,而且也缺乏爱的能力。因为一个自私,从来都只为自己打算,而不会去珍惜对方;而另一个则自大,根本就不懂得尊重对方,甚至无视于对方的起码人格。 
  这样的自私或自大,固然是他们个人的人格缺陷,同时也是一种人文心理的蒙昧。显然,他们从未接受过任何爱的教育,因而不会真挚地关爱对方。于是,婚姻变成了坟墓,家庭变成了人间地狱。这就难怪,作者将他们居住的地方,取名为绝情谷。

 

程灵素甘用此生换彼生

在金庸小说中,有一个人真正称得上是伟大的情人,那就是《飞狐外传》中的药王弟子程灵素。她没有超人的美貌和身材,有一双明亮的眼睛,一个聪慧的脑袋,和一颗高贵的心。 
  不知道是否可以称程灵素为情人。因为,胡斐对她显然并没有男女爱恋之心,所以与她结拜兄妹。胡斐所爱,是那个穿着紫衫的姑娘袁紫衣。在那样的情势中,她实际上也从没有向胡斐公开表达过自己的爱恋。 
  当然,她虽然不苟言笑,但在与胡斐结伴同行的过程中,对胡斐的钟情爱恋,时时处处溢于言表。实际上,自从决定跟随胡斐去为苗人凤治眼开始,她就已经用自己的行动表明:从此之后,将唯胡斐马首是瞻。她爱他,一心一意想着他,为着他:为他治病救人行侠仗义,为他冒风历险排忧解难,为他忧而忧,为他乐而乐,直到最后,用自己的性命换取他的重生。 
  深爱一个人不难,难的是为爱而死。甚而,为爱而死也许不难,难的是明明知道对方爱的是另一个人,却还是要为对方献出自己的生命。阅读程灵素牺牲的段落,肯定有人忍不住热泪盈眶。回想她生前的一言一行,似乎都是在情不自禁地为人间至爱做出完美的诠释。

 

丁珰多情偏爱薄情郎

很多人都想不通,《侠客行》中的丁珰为何对那个轻佻浪荡、胡作非为且无情无义的石中玉那样狂热钟情,而对忠厚朴实、纯洁聪慧且大仁大义的石破天却反而没有钟情爱恋,甚至弃若敝屣? 
  这些人的疑问,是从道德理性的角度去衡量,即石中玉是坏人,而石破天是好人。但,人的情感却往往不受道德的约束,也不受理性的控制。对这类热恋中的少女而言,可爱的标准,与道德好坏并无必然关联。对她们而言,可爱或不可爱才是关键,是否好人并不重要。甚至,只要可爱,就是「好人」。 
  我们看到,丁珰热爱石中玉,不仅因为他形象风流俊俏,更在于他善于调情逗趣,随时奉上甜言蜜语,可以让她心神迷醉。而石破天完全不通情话,只能让她失望,觉得他是病糊涂了。她甚至对石破天说:宁可你招蜂引蝶,也不愿你成为一个没有情趣的呆瓜。 
  很显然,丁珰这类的少女,是耳朵来决定恋爱选择:绵绵情话才能打开爱情心扉。不会调情逗趣,就无法获得入城的口令。真情也好,假意也罢;多情也好,薄情也罢,都不是她考虑的重点。所谓不求天长地久,但求片刻拥有,只要有风流浪漫,对方薄情也在所不惜。 
  金庸小说中有很多类似的例子。如《射雕英雄传》中的穆念慈,就对杨康情有独钟,对郭靖只有尊敬。穆念慈曾将自己的爱情遭遇看成宿命,丁珰的宿命,却是由她的性格所决定。

 

段正淳生死都为多情敌

《天龙八部》中的段正淳生性风流放浪。除了妻子刀白凤,还有秦红棉、甘宝宝、王夫人、阮星竹、康敏等众多秘密情人。 
  作者的设计,原本是要演绎滥情造孽这一佛家思想主题。由于他的滥情,使得他的儿子段誉常常面临兄妹乱伦的陷阱;他的妻子刀白凤给了他直接的报复,故意与段延庆媾合,生下了段延庆的儿子。这是报应,也是警戒。 
  值得注意的是,小说中没有将段正淳这个人物写成一个坏蛋,也没有将他对众位情人的关系写成欺骗。我们看到,除了康敏之外,其他的情人,虽然都对段正淳的滥情有所不满,但却又都对他情有独钟,都觉得与段正淳在一起的日子是自己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,且都希望与段正淳长相厮守,为此她们之间展开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女性间的「战争」。 
  书中还写到,段正淳虽然滥情,但与每一个情人相处时,却都一心一意,相当专注且真情。这就是说,在不同的时空之中,能与不同的对象真情相对。如是涉及一个重要的问题:一个人是否能够──在不同的时空中──分别对不同的对象产生真情?按照段正淳的故事,回答应该是肯定的。刀白凤、秦红棉、王夫人等人的情感态度,应该是最好的证明。 
  更好的证明,当然还是段正淳本人的行为。当慕容复杀死他的情人之后,他也自杀殉情了。他用自己生命的牺牲,证明自己虽然滥情,却也真情。我们只能说,段正淳的滥情,虽是人性的弱点,却也有人性的真实和奥妙。其中固然有道德训诫,却又有深刻的人性揭露。

 

白世镜与康敏自恋狂与受虐癖

在段正淳的众多情人之中,马大元夫人康敏肯定是最独特的一个。实际上,在金庸的小说中,她的个性与情感也是绝无仅有。 
  姘过段正淳,嫁过马大元,引诱白世镜和全冠清,也就罢了,问题是她还要杀死自己的丈夫,且要陷害自己的情人。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,其行为动机竟然是为了陷害与她本来毫不相干的萧峰。她对萧峰的怨恨,则只不过是因为在某次聚会中萧峰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! 
  或许有人觉得康敏的行为难以置信,因为其种种做法和想法都不合逻辑。也许这正是康敏形象的独特之处,本来就不能用常规逻辑进行检验。 
  这个美丽娇俏、楚楚可怜的女子,实际上早就存在心理变态的基因。从她讲述自己少女时代的一件花衣的故事,即可看出,她的性格与心理,是自己得不到的东西,那就一定要设法毁坏它。在小说中,万人仰视的萧峰,就是一件她无法得到的「花衣」,因而她处心积虑,一定要将他毁灭。 
  如果了解康敏的变态心理,则看到她的行为,有其自身的逻辑,要点就是她自恋成狂。她一生唯一的挚爱,就是自己,从而根本就不会去爱他人。丈夫也好,情人也好,不过是她的一件又一件「花衣」。 萧峰这件最花的「花衣」,不仅不能属于她,甚至看都不看她一眼,在她看来简直是天大的侮辱,如何能不让她怨毒如痴,愤怒成狂? 
  男人对她美色的爱慕,只能加剧她的自恋,却不能让她满足。只有从来不苟言笑,乃至不解风情的丐帮长老白世镜,才能满足她奇异的欲望。白世镜是一个施虐狂,而自恋成狂的康敏,则恰好有受虐癖。也许,自恋与受虐之间,也有一条隐秘的逻辑关联,只是有待心理学家去验证。

 

阿紫不甘认命单相思

你爱上了他,他爱上的却是别人,绝大部分人都只能黯然神伤,接受自己所爱不爱自己的不幸命运。当然也有人不愿认命,而要通过自己的努力,试图改变对象的情感态度。《天龙八部》中的阿紫,就是不甘认命者中的一个。 
  震撼于萧峰对阿朱的壮烈深情,情窦初开的阿紫从此对他一往情深,虽然明知他对死去的阿朱铭心刻骨,但她却要争强好胜,与死去的姐姐阿朱大打一场不死不休的情感战争。 
  先是用毒针,后来用毒药,死缠烂打,软磨硬泡,无所不用其极。因为她一贯如此,只要她想得到的,就一定要得到,也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得到。她根本不愿相信,一个活生生的阿紫,居然斗不过一个死去的阿朱。 
  结果,她失败了。失败的原因,是她不懂得,人的情感需要自发和自然,很难用意志去改变,萧峰这样的英雄人物,更难被他人的意志所改变。她更不懂得,真正爱上一个人,常常需要屈己相从,而不能生硬地去扭转对象的情感。 
  换个角度看,也可以说阿紫是一个胜利者。至少,在萧峰自杀之后,她终于能够将他揽入自己的怀抱,能够与他一起跳下悬崖,不能共生却能共死。死亡会将他们紧紧地连接在一起,再也不会分开。 
  她最后的行为,也向自己和世人证明了,她对萧峰的爱,当真能生死不变。她虽然最终也没有改变萧峰的感情倾向,但这一场旷日持久的爱恋,却使她自己的性格、心理和气质悄悄发生改变。终于,人人讨厌的阿紫,因为这一份感天动地的爱心,而闪烁出明亮璀璨的人性光芒。

 

逍遥子东方「皮格马利翁」

《天龙八部》中逍遥派掌门人逍遥子,曾与美丽聪慧的李秋水两情相悦,生活在大理境内的神仙洞府之中,快乐无忧,不知人间秦汉魏晋、大理中原,本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快乐逍遥之人。 
  然而这一对神仙眷属,居然不能长久,很快就鸳鸯离散,且在此后漫长人生之中没再相见。令人惊奇的是,二人分手的原因,李秋水固然始终不清楚,而逍遥子本人也是至死都没有真正明白。 
  直到虚竹向李秋水和天山童姥展开逍遥子的一幅画像,李秋水才明白,逍遥子与她分手的原因,是因为他竟不知不觉地爱上了她的未成年的小妹──那张画像上的人物,并非李秋水,而像是她的妹妹。这是人生和爱情的一大悲哀,虽然曾海誓山盟,但海未枯石未烂,爱情却已冷却,甚至移情别恋。 
  然而这还未必是最终的答案。否则就很难解释,若逍遥子另有所爱,为何他自己竟然一无所知? 
  真相也许就是,逍遥子确实是爱上了自己的雕像。就像古希腊神话中的塞浦路斯王皮格马利翁,痴迷上了自己雕塑出的美女。似乎相比之下,任何现实中的男女,都会有这样或那样的缺陷,难以尽如人意。李秋水为这座「雕像」而吃醋,乃至故意招蜂惹蝶,本身就是人性缺陷的最好证明。 
  逍遥子和李秋水之名,都来自《庄子》中的名篇。但逍遥子和李秋水的爱情故事,却一反庄子逍遥洒脱秋水自由的本意,进而又成「反皮格马利翁效应」,即没有幻想成真,反而由真入幻。个中奥妙,让人深思。

 

韦小宝世俗婚姻的真相

韦小宝娶了七个夫人,个个如花似玉,颇让后人羡慕。只不过,他与夫人之间虽有性欲和婚姻,与爱情却无多少关联。 
  这七个夫人中,阿珂、方怡都有自己的心上人,苏荃更是有夫之妇,建宁公主在名义上也有自己的丈夫,韦小宝照单全收。对于阿珂和方怡,韦小宝所扮演的更是强抢民女的角色。 
  更说明问题的是,阿珂、苏荃等人都是在扬州丽春院中被韦小宝强奸,有了身孕之后才不得不嫁给韦小宝。建宁公主的情况稍有不同,她是自愿与韦小宝发生性关系,因为怀孕,无法对丈夫交代,非跟定韦小宝不可。 
  早在当年,韦小宝乘方怡、沐剑屏受伤和被囚之际,就大耍流氓手段,和这两个姑娘有了肌肤之亲,戏称两个姑娘是自己的大老婆和小老婆,进而乘人之危,要方怡答应嫁给他才去帮她救出刘一舟。 
  在七位夫人中,只有年纪最小的双儿、曾柔不曾受到韦小宝的猥亵。双儿是庄家送给韦小宝的礼物,曾柔对韦小宝怀有感恩之心,这样的关系显然也难算是真正的两情相悦的爱恋。 
  韦小宝是世俗中人,从小生长于妓院中,难免受到「污染」。而世俗婚姻,不过是增加了一层传宗接代的功利目标,很少考虑爱情。所以,韦小宝只有本能的爱欲,和世俗的婚姻观念,而不懂得真正的爱情,也就毫不奇怪。 
  奇妙的是,七位夫人与韦小宝之间,颇能和平相处,甚至其乐陶陶。真相当是:那个时代的女性──哪怕是公主或郡主──都没有自己选择婚姻的自由,只好嫁鸡随鸡,把婚姻当成宿命,把丈夫的欢乐当成自己的欢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2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