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Perfect-World

以無法為有法,以無限為有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水浒传》 第三十回 施恩三入死囚牢 武松大闹飞云浦  

2013-06-13 00:55:31|  分类: 经典书籍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水浒传》 第三十回 施恩三入死囚牢 武松大闹飞云浦


 
  话说当时武松踏住蒋门神在地下道:“若要我饶你性命,只依我三件事便罢!”
蒋门神便道:“好汉但说,蒋忠都依。”武松道:“第一件,要你便离了快活林,
将一应家火什物,随即交还原主金眼彪施恩。谁教你强夺他的?”蒋门神慌忙应道:
“依得,依得。”武松道:“第二件,我如今饶了你起来,你便去央请快活林为头
为脑的英雄豪杰,都来与施恩陪话。”蒋门神道:“小人也依得。”武松道:“第
三件,你从今日交割还了,便要你离了这快活林,连夜回乡去,不许你在孟州住!
在这里不回去时,我见一遍,打你一遍,我见十遍,打十遍;轻则打你半死,重则
结果了你命。你依得么?”蒋门神听了,要挣扎性命,连声应道:“依得,依得,
蒋忠都依。”武松就地下提起蒋门神来,看时,打得脸青嘴肿,脖子歪在半边,额
角头流出鲜血来。武松指着蒋门神说道:“休言你这厮鸟蠢汉,景阳冈上那只大虫,
也只三拳两脚,我兀自打死了!量你这个,值得甚的!快交割还他。但迟了些个,再
是一顿,便一发结果了你这厮!”蒋门神此时方才知是武松,只得喏喏连声告饶。
正说之间,只见施恩早到,带领着三二十个悍勇军健,都来相帮;却见武松赢了蒋
门神,不胜之喜,团团拥定武松。武松指着蒋门神道:“本主已自在这里了。你一
面便搬,一面快去请人来陪话。”蒋门神答道:“好汉,且请去店里坐地。”
  武松带一行人都到店里看时,满地都是酒浆,这两个鸟男女,正在缸里扶墙摸
壁挣扎。那妇人方才从缸里爬得出来,头脸都吃磕破了,下半截淋淋漓漓都拖着酒
浆,那几个火家酒保,走得不见影了。
  武松与众人入到店里坐下,喝道:“你等快收拾起身!”一面安排车子,收拾
行李,先送那妇人去了。一面叫不着伤的酒保,去镇上请十数个为头的豪杰,都来
店里,替蒋门神与施恩陪话。尽把好酒开了,有的是按酒,都摆列了桌面,请众人
坐地。武松叫施恩在蒋门神上首坐定。各人面前放只大碗,叫把酒只顾筛来。
  酒至数碗,武松开话道:“众位高邻都在这里,小人武松自从阳谷县杀了人,
配在这里,便听得人说道:‘快活林这座酒店,原是小施管营造的屋宇等项买卖,
被这蒋门神倚势豪强,公然夺了,白白地占了他的衣饭。’你众人休猜道是我的主
人,他和我并无干涉。我从来只要打天下这等不明道德的人。我若路见不平,真乃
拔刀相助,我便死也不怕。今日我本待把蒋家这厮,一顿拳脚打死,就除了一害;
我看你众高邻面上,权寄下这厮一条性命。只今晚便叫他投外府去。若不离了此间,
再撞见我时,景阳冈上大虫,便是模样。”众人才知道他是景阳冈上打虎的武都头,
都起身替蒋门神陪话道:“好汉息怒。教他便搬了去,奉还本主。”那蒋门神吃他
一吓,那里敢再做声。施恩便点了家火什物,交割了店肆。蒋门神羞惭满面,相谢
了众人,自唤了一辆车儿,就装了行李,起身去了,不在话下。
  且说武松邀众高邻,直吃得尽醉方休。至晚,众人散了,武松一觉,直睡到次
日辰牌方醒。却说施老管营听得儿子施恩重霸得快活林酒店,自骑了马,直来店里,
相谢武松,连日在店内饮酒作贺。快活林一境之人,都知武松了得,那一个不来拜
见武松?自此重整店面,开张酒肆,老管营自回安平寨理事。施恩使人打听蒋门神
带了老小,不知去向。这里只顾自做买卖,且不去理他,就留武松在店里居住。自
此施恩的买卖,比往常加增三五分利息,各店里并各赌坊兑坊,加利倍送闲钱来与
施恩。施恩得武松争了这口气,把武松似爷娘一般敬重。施恩似此重霸得孟州道快
活林,不在话下。正是:
夺人道路人还夺,义气多时利亦多。
快活林中重快活,恶人自有恶人磨。
  荏苒光阴,早过了一月之上。炎威渐退,玉露生凉,金风去暑,已及深秋。有
话即长,无话即短。当日施恩正和武松在店里闲坐说话,论些拳棒枪法,只见店门
前两三个军汉,牵着一匹马,来店里寻问主人道:“那个是打虎的武都头?”施恩
却认得是孟州守御兵马都监张蒙方衙内亲随人。施恩便向前问道:“你等寻武都头
则甚?”那军汉说道:“奉都监相公钧旨:闻知武都头是个好男子,特地差我们将
马来取他,相公有钧帖在此。”施恩看了,寻思道:“这张都监是我父亲的上司官,
属他调遣。今者武松又是配来的囚徒,亦属他管下,只得教他去。”施恩便对武松
道:“兄长,这几位郎中,是张都监相公处差来取你。他既着人牵马来,哥哥心下
如何?”武松是个刚直的人,不知委曲,便道:“他既是取我,只得走一遭,看他
有甚话说。”随即换了衣裳巾帻,带了个小伴当,上了马,一同众人,投孟州城里
来。
  到得张都监宅前,下了马,跟着那军汉,直到厅前参见那张都监。那张蒙方在
厅上,见了武松来,大喜道:“教进前来相见。”武松到厅下,拜了张都监,叉手
立在侧边。张都监便对武松道:“我闻知你是个大丈夫,男子汉,英雄无敌,敢与
人同死同生。我帐前现缺恁地一个人,不知你肯与我做亲随体己人么?”武松跪下
称谢道:“小人是个牢城营内囚徒。若蒙恩相抬举,小人当以执鞭随镫,伏侍恩相。”
张都监大喜,便叫取果盒酒出来。张都监亲自赐了酒,叫武松吃的大醉。就前厅廊
下,收拾一间耳房,与武松安歇。次日,又差人去施恩处,取了行李来,只在张都
监家宿歇。早晚都监相公,不住地唤武松进后堂与酒与食,放他穿房入户,把做亲
人一般看待。又叫裁缝与武松彻里彻外做秋衣。武松见了,也自欢喜,心内寻思道:
“难得这个都监相公,一力要抬举我。自从到这里住了,寸步不离,又没工夫去快
活林与施恩说话。虽是他频频使人来相看我,多管是不能够入宅里来。”
  武松自从在张都监宅里,相公见爱;但是人有些公事来央浼他的,武松对都监
相公说了,无有不依。外人俱送些金银、财帛、缎匹等件。武松买个柳藤箱子,把
这送的东西,都锁在里面,不在话下。
  时光迅速,却早又是八月中秋。怎见得中秋好景,但见:
  玉露泠泠,金风淅淅。井畔梧桐落叶,池中菡萏成房。新雁声悲,寒蛩韵急。
舞风杨柳半摧残,带雨芙蓉逞娇艳。秋色平分催节序,月轮端正照山河。
当时张都监向后堂深处鸳鸯楼下,安排筵宴,庆赏中秋,叫唤武松到里面饮酒。武
松见夫人宅眷,都在席上,吃了一杯,便待转身出来。张都监唤住武松问道:“你
那里去?”武松答道:“恩相在上:夫人宅眷在此饮宴,小人理合回避。”张都监
大笑道:“差了,我敬你是个义士,特地请将你来一处饮酒,如自家一般,何故却
要回避?”便教坐了。武松道:“小人是个囚徒,如何敢与恩相坐地?”张都监道:
“义士,你如何见外?此间又无外人,便坐不妨。”武松三回五次,谦让告辞,张
都监那里肯放,定要武松一处坐地。武松只得唱个无礼喏,远远地斜着身坐下。张
都监着丫、养娘相劝,一杯两盏。看看饮过五七杯酒,张都监叫抬上果桌饮酒,
又进了一两套食,次说些闲话,问了些枪法。张都监道:“大丈夫饮酒,何用小杯!”
叫取大银赏钟斟酒与义士吃。连珠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