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Perfect-World

以無法為有法,以無限為有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水浒传》 第三十四回 镇三山大闹青州道 霹雳火夜走瓦砾场  

2013-06-13 00:54:13|  分类: 经典书籍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水浒传》 第三十四回 镇三山大闹青州道 霹雳火夜走瓦砾场


 
  话说那黄信上马,手中横着这口丧门剑;刘知寨也骑着马,身上披挂些戎衣,
手中拿一把叉。那一百四五十军汉寨兵,各执着缨枪棍棒,腰下都带短刀利剑,两
下鼓,一声锣,解宋江和花荣望青州来。
  众人都离了清风寨,行不过三四十里路头,前面见一座大林子。正来到那山嘴
边,前头寨兵指道:“林子里有人窥望。”都立住了脚。黄信在马上问道:“为甚
不行?”军汉答道:“前面林子里有人窥看。”黄信喝道:“休睬他,只顾走!”
  看看渐近林子前,只听得当当的二三十面大锣,一齐响起来。那寨兵人等,都
慌了手脚,只待要走。黄信喝道:“且住,都与我摆开。”叫道:“刘知寨,你压
着囚车。”刘高在马上,死应不得,只口里念道:“救苦救难天尊。”便许下十万
卷经,三百座寺,救一救。惊的脸如成精的东瓜,青一回,黄一回。这黄信是个武
官,终有些胆量,便拍马向前看时,只见林子四边齐齐的分过三五百个小喽罗来,
一个个身长力壮,都是面恶眼凶,头裹红巾,身穿衲袄,腰悬利剑,手执长枪,早
把一行人围住。
  林子中跳出三个好汉来:一个穿青,一个穿绿,一个穿红。都戴着一顶销金万
字头巾,各跨一口腰刀,又使一把朴刀,当住去路。中间是锦毛虎燕顺,上首是矮
脚虎王英,下首是白面郎君郑天寿。三个好汉大喝道:“来往的到此当住脚,留下
三千两买路黄金,任从过去。”黄信在马上大喝道:“你那厮们,不得无礼,镇三
山在此!”三个好汉睁着眼,大喝道:“你便是镇万山,也要三千两买路黄金;没
时,不放你过去。”黄信说道:“我是上司取公事的都监,有甚么买路钱与你?”
那三个好汉笑道:“莫说你是上司一个都监,便是赵官家驾过,也要三千贯买路钱;
若是没有,且把公事人当在这里,待你取钱来赎。”黄信大怒,骂道:“强贼,怎
敢如此无礼!”喝叫左右擂鼓鸣锣。黄信拍马舞剑,直奔燕顺。三个好汉一齐挺起
朴刀,来战黄信。
  黄信见三个好汉都来并他,奋力在马上斗了十合,怎地当得他三个住?亦且刘
高是个文官,又向前不得,见了这般势头,只待要走。黄信怕吃他三个拿了,坏了
名声,只得一骑马,扑喇喇跑回旧路,三个头领,挺着朴刀赶将来。黄信那里顾得
众人,独自飞马奔回清风镇去了。众军见黄信回马时,已自发声喊,撇了囚车,都
四散走了。只剩得刘高,见势头不好,慌忙勒转马头,连打三鞭。那马正待跑时,
被那小喽罗拽起绊马索,早把刘高的马掀翻,倒撞下来。众小喽罗一发向前,拿了
刘高,抢了囚车,打开车辆,花荣已把自己的囚车掀开了,便跳出来,将这缚索都
挣断了,却打碎那个囚车,救出宋江来。自有那几个小喽罗,已自反剪了刘高,又
向前去抢得他骑的马,亦有三匹驾车的马,却剥了刘高的衣服,与宋江穿了,把马
先送上山去。这三个好汉,一同花荣并小喽罗,把刘高赤条条的绑了押回山寨来。
  原来这三位好汉,为因不知宋江消息,差几个能干的小喽罗下山,直来清风镇
上探听,闻人说道:“都监黄信掷盏为号,拿了花知寨并宋江,陷车囚了,解投青
州来。”因此报与三个好汉得知,带了人马,大宽转兜出大路来,预先截住去路,
小路里亦差人伺候。因此救了两个,拿得刘高,都回山寨里来。
  当晚上的山时,已是二更时分,都到聚义厅上相会,请宋江、花荣当中坐定,
三个好汉对席相陪,一面且备酒食管待。燕顺分付,叫孩儿们各自都去吃酒。花荣
在厅上称谢三个好汉,说道:“花荣与哥哥皆得三位壮士救了性命,报了冤仇,此
恩难报。只是花荣还有妻小妹子在清风寨中,必然被黄信擒捉,却是怎生救得?”
燕顺道:“知寨放心:料应黄信不敢便拿恭人,若拿时,也须从这条路里经过。我
明日弟兄三个下山,去取恭人和令妹还知寨。”便差小喽罗下山,先去探听。花荣
谢道:“深感壮士大恩。”宋江便道:“且与我拿过刘高那厮来。”燕顺便道:“把
他绑在将军柱上,割腹取心,与哥哥庆喜。”花荣道:“我亲自下手割这厮。”
  宋江骂道:“你这厮,我与你往日无冤,近日无仇,你如何听信那不贤的妇人
害我!今日擒来,有何理说?”花荣道:“哥哥问他则甚?”把刀去刘高心窝里只
一剜,那颗心献在宋江面前,小喽罗自把尸首拖在一边。宋江道:“今日虽杀了这
厮滥污匹夫,只有那个淫妇,不曾杀得,出那口大气。”王矮虎便道:“哥哥放心,
我明日自下山去,拿那妇人,今番还我受用。”众皆大笑。当夜饮酒罢,各自歇息。
次日起来,商议打清风寨一事。燕顺道:“昨日孩儿们走得辛苦了,今日歇他一日,
明日早下山去也未迟。”宋江道:“也见得是,正要将息人强马壮,不在促忙。”
  不说山寨整点军马起程,且说都监黄信一骑马奔回清风镇上大寨内,便点寨兵
人马,紧守四边栅门。黄信写了申状,叫两个教军头目,飞马报与慕容知府。知府
听得飞报军情紧急公务,连夜升厅,看了黄信申状:反了花荣,结连清风山强盗,
时刻清风寨不保,事在告急,早遣良将保守地方。知府看了大惊,便差人去请青州
指挥司总管本州兵马秦统制,急来商议军情重事。那人原是山后开州人氏,姓秦,
讳个明字,因他性格急躁,声若雷霆,以此人都呼他做霹雳火秦明。祖是军官出身,
使一条狼牙棒,有万夫不当之勇。
  那人听得知府请唤,径到府里来见知府,各施礼罢。那慕容知府将出那黄信的
飞报申状来,教秦统制看了,秦明大怒道:“红头子敢如此无礼!不须公祖忧心,
不才便起军马,不拿了这贼,誓不再见公祖!”慕容知府道:“将军若是迟慢,恐
这厮们去打清风寨。”秦明答道:“此事如何敢迟误?只今连夜便去点起人马,来
日早行。”知府大喜,忙叫安排酒肉干粮,先去城外等候赏军。秦明见说反了花荣,
怒忿忿地上马,奔到指挥司里,便点起一百马军、四百步军,先叫出城去取齐,摆
布了起身。
  却说慕容知府先在城外寺院里蒸下馒头,摆了大碗,烫下酒,每一个人三碗酒,
两个馒头,一斤熟肉。方才备办得了,却望见军马出城,看那军马时,摆得整齐。
但见:
  烈烈旌旗似火,森森戈戟如麻。阵分八卦摆长蛇,委实神惊鬼怕。枪见绿沉紫
焰,旗飘绣带红霞,马蹄来往乱交加。乾坤生杀气,成败属谁家。
  当日清早,秦明摆布军马,出城取齐,引军红旗上大书“兵马总管秦统制”,
领兵起行。慕容知府看见秦明全副披挂了出城来,果是英雄无比。但见:
  盔上红缨飘烈焰,锦袍血染猩猩,连环锁甲砌金星。云根靴抹绿,龟背铠堆银。
坐下马如同獬豸,狼牙棒密嵌铜钉,怒时两目便圆睁。性如霹雳火,虎将是秦明。
  当下霹雳火秦明在马上出城来,见慕容知府在城外赏军,慌忙叫军汉接了军器,
下马来和知府相见,施礼罢,知府把了盏,将些言语嘱付总管道:“善觑方便,早
奏凯歌。”赏军已罢,放起信炮,秦明辞了知府,飞身上马,摆开队伍,催趱军兵,
大刀阔斧,径奔清风寨来。原来这清风镇却在青州东南上,从正南取清风山较近,
可早到山北小路。
  却说清风山寨里这小喽罗们探知备细,报上山来。山寨里众好汉正待要打清风
寨去,只听的报道:“秦明引兵马到来。”都面面厮觑,俱各骇然。花荣便道:“你
众位俱不要慌。自古兵临告急,必须死敌,教小喽罗饱吃了酒饭,只依着我行。先
须力敌,后用智取,如此如此,好么?”宋江道:“好计!正是如此行。”当日宋
江、花荣先定了计策,便叫小喽罗各自去准备。花荣自选了一骑好马,一副衣甲,
弓箭铁枪,都收拾了等候。
  再说秦明领兵来到清风山下,离山十里,下了寨栅。次日五更造饭,军士吃罢,
放起一个信炮,直奔清风山来,拣空阔去处,摆开人马,发起擂鼓,只听见山上锣
声震天响,飞下一彪人马出来。秦明勒住马,横着狼牙棒,睁着眼看时,却见众小
喽罗簇拥着小李广花荣下山来。到得山坡前,一声锣响,列成阵势,花荣在马上擎
着铁枪,朝秦明声个喏。秦明大喝道:“花荣,你祖代是将门之子,朝廷命官,教
你做个知寨,掌握一境地方,食禄于国,有何亏你处?却去结连贼寇,反背朝廷。
我今特来捉你,会事的下马受缚,免得腥手污脚。”花荣陪着笑道:“总管容复听
禀:量花荣如何肯反背朝廷?实被刘高这厮,无中生有,官报私仇,逼迫得花荣有
家难奔,有国难投,权且躲避在此,望总管详察救解。”秦明道:“你兀自不下马
受缚,更待何时?地花言巧语,煽惑军心。”喝叫左右两边擂鼓。秦明抡动狼牙
棒,直奔花荣。花荣大笑道:“秦明,你这厮原来不识好人饶让。我念你是个上司
官,你道俺真个怕你!”便纵马挺枪,来战秦明。两个就清风山下厮杀,真乃是棋
逢敌手难藏幸,将遇良材好用功。这两个将军比试,但见:
  一对南山猛虎,两条北海苍龙。龙怒时头角峥嵘,虎斗处爪牙狞恶。爪牙狞恶,
似银钩不离锦毛团;头角峥嵘,如铜叶振摇金色树。翻翻复复,点钢枪没半米放闲;
往往来来,狼牙棒有千般解数。狼牙棒当头劈下,离顶门只隔分毫;点钢枪用力刺
来,望心坎微争半指。使点钢枪的壮士,威风上逼斗牛寒;舞狼牙棒的将军,怒气
起如云电发。一个是扶持社稷天蓬将,一个是整顿江山黑煞神。
  当下秦明和花荣两个交手,斗到四五十合,不分胜败。花荣连斗了许多合,卖
个破绽,拨回马望山下小路便走。秦明大怒,赶将来。花荣把枪去了事环上带住,
把马勒个定,左手拈起弓,右手拔箭,拽满弓,扭过身躯,望秦明盔顶上只一箭,
正中盔上,射落斗来大那颗红缨,却似报个信与他。秦明吃了一惊,不敢向前追赶,
霍地拨回马,恰待赶杀,众小喽罗一哄地都上山去了。花荣自从别路,也转上山寨
去了。
  秦明见他都走散了,心中越怒道:“叵耐这草寇无礼!”喝叫鸣锣擂鼓,取路
上山。众军齐声呐喊,步军先上山来。转过三两个山头,只见上面擂木、炮石、灰
瓶、金汁,从峻处打将下来。向前的退步不迭,早打倒三五十个,只得再退下山
来。
  秦明是个性急的人,心头火起,那里按纳得住?带领军马,绕山下来,寻路上
山。寻到午牌时分,只见西山边锣响,树林丛中闪出一对红旗军来。秦明引了人马,
赶将去时,锣也不响,红旗都不见了。秦明看那路时,又没正路,都只是几条砍柴
的小路,却把乱树折木,交叉当了路口,又不能上去得。
  正待差军汉开路,只见军汉来报道:“东山边锣响,一阵红旗军出来。”秦明
引了人马,飞也似奔过东山边来,看时,锣也不鸣,红旗也不见了。秦明纵马去四
下里寻路时,都是乱树折木,断塞了砍柴的路径。
  只见探事的又来报道:“西边山上锣又响,红旗军又出来了。”秦明拍马再奔
来西山边,看时,又不见一个人,红旗也没了。秦明是个急性的人,恨不得把牙齿
都咬碎了。
  正在西山边气忿忿的,又听得东山边锣声震地价响,急带了人马,又赶过来东
山边,看时,又不见有一个贼汉,红旗都不见了。
  秦明气满胸脯,又要赶军汉上山寻路,只听得西山边又发起喊来。秦明怒气冲
天,大驱兵马,投西山边来,山上山下看时,并不见一个人。秦明喝叫军汉,两边
寻路上山,数内有一个军人禀说道:“这里都不是正路,只除非东南上有一条大路,
可以上去。若是只在这里寻路上去时,惟恐有失。”秦明听了,便道:“既有那条
大路时,连夜赶将去。”便驱一行军马奔东南角上来。
  看看天色晚了,又走得人困马乏;巴得到那山下时,正欲下寨造饭,只见山上
火把乱起,锣鼓乱鸣。秦明转怒,引领四五十马军跑上山来。只见山上树林内乱箭
射将下来,又射伤了些军士,秦明只得回马下山,且教军士只顾造饭。恰才举得火
着,只见山上有八九十把火光,呼风唿哨下来。秦明急待引军赶时,火把一齐都灭
了。当夜虽有月光,亦被阴云笼罩,不甚明朗。秦明怒不可当,便叫军士点起火把,
烧那树木,只听得山嘴上鼓笛之声。秦明纵马上来看时,见山顶上点着十余个火把,
照见花荣陪侍着宋江在上面饮酒。秦明看了,心中没出气处,勒着马,在山下大骂。
花荣回言道:“秦统制,你不必焦躁,且回去将息着,我明日和你并个你死我活的
输赢便罢。”秦明大叫道:“反贼!你便下来,我如今和你并个三百合,却再做理
会。”花荣笑道:“秦总管,你今日劳困了,我便赢得你,也不为强。你且回去,
明日却来。”秦明越怒,只管在山下骂,本待寻路上山,却又怕花荣的弓箭,因此
只在山坡下骂。
  正叫骂之间,只听得本部下军马发起喊来。秦明急回到山下看时,只见这边山
上,火炮火箭,一齐烧将下来;背后二三十个小喽罗做一群,把弓弩在黑影里射人。
众军马发喊,一齐都拥过那边山侧深坑里去躲。此时已有三更时分,众军马正躲得
弩箭时,只叫得苦,上溜头滚下水来,一行人马却都在溪里,各自挣扎性命。爬得
上岸的,尽被小喽罗挠钩搭住,活捉上山去了;爬不上岸的,尽淹死在溪里。
  且说秦明此时怒气冲天,脑门粉碎,却见一条小路在侧边,秦明把马一拨,抢
上山来。走不到三五十步,和人连马下陷坑里去。两边埋伏下五十个挠钩手,把
秦明搭将起来,剥了浑身战袄、衣甲、头盔、军器,拿条绳索绑了,把马也救起来,
都解上清风山来。
  原来这般圈套,都是花荣和宋江的计策。先使小喽罗或在东,或在西,引诱的
秦明人困马乏,策立不定。预先又把这土布袋填住两溪的水,等候夜深,却把人马
逼赶溪里去,上面却放下水来。那急流的水都结果了军马。你道秦明带出的五百人
马,一大半淹死在水中,都送了性命;生擒活捉得一百五七十人,夺了七八十匹好
马,不曾逃得一个回去。次后陷马坑里活捉了秦明。
  当下一行小喽罗捉秦明到山寨里,早是天明时候。五位好汉坐在聚义厅上,小
喽罗缚绑秦明解在厅前。花荣见了,连忙跳离交椅,接下厅来,亲自解了绳索,扶
上厅来,纳头拜在地下。秦明慌忙答礼,便道:“我是被擒之人,由你们碎尸而死,
何故却来拜我?”花荣跪下道:“小喽罗不识尊卑,误有冒渎,切乞恕罪。”随即
便取衣服与秦明穿了。秦明问花荣道:“这位为头的好汉,却是甚人?”花荣道:
“这位是花荣的哥哥,郓城县宋押司宋江的便是。这三位是山寨之主:燕顺、王英、
郑天寿。”秦明道:“这三位我自晓得,这宋押司莫不是唤做山东及时雨宋公明么?”
宋江答道:“小人便是。”秦明连忙下拜道:“闻名久矣,不想今日得会义士!”
宋江慌忙答礼不迭。秦明见宋江腿脚不便,问道:“兄长如何贵足不便?”宋江却
把自离郓城县起头,直至刘知寨拷打的事故,从头对秦明说了一遍。秦明只把头来
摇道:“若听一面之词,误了多少缘故。容秦明回州去对慕容知府说知此事。”燕
顺相留且住数日,随即便叫杀牛宰马,安排筵席饮宴。拿上山的军汉,都藏在山后
房里,也与他酒食管待。
  秦明吃了数杯,起身道:“众位壮士,既是你们的好情分,不杀秦明,还了我
盔甲、马匹、军器,回州去。”燕顺道:“总管差矣。你既是引了青州五百兵马,
都没了,如何回得州去?慕容知府如何不见你罪责?不如权在荒山草寨住几时。本不
堪歇马,权就此间落草,论秤分金银,整套穿衣服,不强似受那大头巾的气?”秦
明听罢,便下厅道:“秦明生是大宋人,藇/="h郑统制,你不眤鳎084ks_blo康闫明日和你并竮挣詋pan class="lofterInviteTag m2a">
      
    
  

<肚内寻讼仑在蔚#缴劫位是山寨祝骸饮 日却那魑驶ㄈ俚轮樊中蚯陪话劝日却来。一则软馈⒒二乃吃各自去溶时窒开怀 炒蠖籽一齐扶入帐房睡得会┚,便叛劭行是孛谡在话、王克剖苣策。先氏吕踔彼都大撼脚品叫腰饰都结果料词="blog要套潘红旗G孛傻睦慈绾-com-b并骂。吃早饭动!送套潘; 若蔭nne军汉开路,便要套潘红旗上痰木,案龌弟兄三竌"><交还不眤 马王克剖苣nner堵="bl拿下马受缚,趁,火大谩U寨兵人等潘谓猩脸军〖舐啵黄花荣 淮摺!好巳牌前后攵远地见秦烟尘,便叫并无西山边腊裘在山后 穉"><心 舻溃八分疑挤龀花荣 当秦总管人,旧律秸将人及尸桨馈谷○烧做白地片瓦 ">|&岸的横塌"><杀造纺男铀俱寨兵 |&岸的跑到忱础 】叫开门十个挠见门边吊桥高江穿a"><都军滦着你便虾煊U樟恕 孛骺葱anne下骂,】叫婕城孛;ㄈ吊桥⒒度众碾呈缴”城孛早舫怠S盏丛谇嘀个琶搦锣奈押四抛孛髀衋nne下看时,骸罢秦压笤摆 <分北碾呈"wkチ耍

<桨才比试气满赚哄城姓秦锊炀须谡曾亏负了喊,骺檄叶站, 行此div!瘸鏊申状奏闻锊炀  ∮肭晚拿稀愀之个把肯墩馑窝剑午。腶nne】叫-com-b  「z挣!anne因折髯萋砣ニ又被,摆了皇蹲马,鹘庠起行 得脱拙垡何再在掾城芄"wkズ赫的闶巧众你是div窃蹩檄叶站础1z军龅军 马偷奈灏?  ,便骰伧罚琩iv指拨街富铀杀人放已鸟番还赖#过? 去部鲜淞吮 清笤 terIG孛茫转个菸遥荒。 ?扒炮火指幸O开城姓取老清费鸟las捃管 今早已 ∈牵詋pa若一芭⒒明日追拢纫你便,心将annes捃故准短羝穑先拱兜谋秦anne”滦anne待差军汉开路,”秦浑家首级?▲破:“既分说明喝来挠钩手,秦在   下五如雨点般,见山顶上anneㄈ倥卞笤 下卤橐按痍锓缴斜仁晕疵鹜蹩似受膎ne倥闶在ep">|&岸的贺明喝寻个拮预先定道寻讼了半桑马,耘禄懒葱步荆,来p银%了m经,茸鸣;铩 喽胬龀槐先苤,诶镥须从这孛谡罢飧办!隧出来。秦谩上司韧的趺础⑶孛魉翟?泊御,傩棒,眨”宋叫生有,非 明听把弓寤是颤刀舐啵?出来罗簇投何处鹘"wkg " 脊D堵藁-com-b咽骸阿不天不盖、地步驹亍⒏霉械募俗白鲋谀笸臌,擒管下来“傩杖思胺课><杀害良民龀还危酉餐骋患依锨宸焉隶。鹋诨鹞皇煳藿上锣氲匚廾!p鹏寻琩i闳ナ瞿保闭无皂躯,团名="b。纳淼辣秦明道Q弓逑更始热,至朔虬欤∠杀粮鍪”闩训庇胙弓遄雒撕觳统有须从盏炊?请压ㄈ俟叭籼 ⊙他剑且请 便取衣犯嫒娜剥镣log裘在Danneㄈ 骆顺肱禄钭降靡话傥于路无籧la俊彼谓亭前、="bl,便拨,抢进踔橹厥邪簦 岁铮诘果肴馔骸罢馕晃返镥须从这孛邀,絥ne位是先都鹊囚档溃裟檬孛魑须从 汉英,明么?莕ne羟易焓佟!也棺搅地王克剖苌淼揽-com-b并休顾稳艏惫因留压又诰ass嵋庑道鲜笆巧淼蓝ǔ稣无 计窝核茄腊卒似压模岩桓尸桨罂譯-1弥龅奈灏?〉溃恚的横下马受缚, 命官B啵宋酱?点拨街富铀杀人梅杀偷孽蹋呗嘞面却余人助站as只做压去家 取老清皇腔ㄈ杀人放已先荆骸压归碌念土桨才,便倘葜请寻莸溃莕ne见 、马D堵藁a> 说道浮,不曾逃蓉瞬⑹岸济远ǖ姥八辖在丛蛎他冉缧浅狡跸吕 二乃被他了错馈⒒以礼待之尸烬则得苦斗他了时皇腔ㄈㄈ纳耄口勘阍便骸鞍秦明翁:『靡馊剥尾nneas只骸害ァp忒毒些绷寺断琶Υ我“把一家怠Z在D阅饺葜抵豁サ氐鍪 ∏孛骺纤佬乃?头,只蹲漏嫂夫办!身道恰知遥花 “你鲜髁萌来甚是贤慧!隧道情愿主唬陪备财佟!与压为授你是"wkg " ”花窍欤嗑慈绨鹦谢骑鹿轫奔豢似受,便都鹊琼道骸艾不祝骸?莕ne碌h 思崾花荣狄las大吹大 擂明日来山容知府。知府 听挡nne-com-b这, 菀礹话胫诤翁漾怒殊等篿闳ダ 亦渖宋结剩镇三瞡ne教他鳎艺H去奈!我过捍西永锶众军但见叫开,姓来 一席籧la说硐齐回投酱蚯就 喽Q嗨撤宝径知俺真las妹ΑF谢市直ǔ鹧┖蘩 作进”划礼 "wk隧道茨-com-b若蠖坠褥,慨然相腥的桨是多幸多幸b。牡比赐薄1来,寻礁鼋叹纺即蠛早了性命头巾早饭先都各各嗉滦anne俱不要先偌遗宋押爽葜躯,褪俭说龋蝼急待引军侨獾群叛淀上擎镇岸的发放镇岸军民龀宦来菩藕鹊晓夜提纺牢守,姓来⒉桓页稣綼s累累使便台, 絈Q縲umiiRelg sdItem9">&s="blogtopshar/第三十 an道 霹雳火夜走瓦砾场 &ns="m-kaolaadv">